Friday, January 05, 2007

看似分水嶺的一年

每個舊的慘忍的年尾巴,每個新的不確定的年開頭,不知怎麼著,我勢必會來一趟所謂的年終回顧,轉過頭去想想那完結的一年,究竟有多少值得記著的?還剩多少的時間能夠讓自己拿來任意摧毀枉費?有哪幾個人讓我好戰的嘴巴不肯罷休韃伐的火力?聽了多少量美妙的音樂?參與了多少則足以納入人生迄今所謂"夢想"或"哩程碑性質"的事件?忘了幾個在感情關係裡曾經交手的對象?見了幾個網友?而他們當中不再往來的百分比是高或低?旅遊了幾次降落在哪裡?買了幾件新衣裳?幾雙新鞋?擺闊了幾個新包包?喝了幾杯咖啡?看了幾場自己記得著名稱且還能撼動自己的電影?想到同一個人的次數有多頻繁?

‧那些停留在過去的人三不五時還是會忽然想起但其實我們毫無瓜葛了。
‧今年的生日不見往年嚴謹鋪張的主題派對,沒有一派時髦軍裝元素,沒有Madonna給我靈感的妖嬈艷色的迪斯可場面,只有規模驟降的晚餐聚會與及無創意的KTV大戰,但開心不減。
‧我去年沒有購買包包!
‧9月前往首次造訪的東京樂當追星族,只為了Madonna的演唱會。一個我從小就期待有一天能夠親眼目睹她現場演出的夢想就在這一年發生了,過程中的驚喜奇遇足夠我滿足炫燿好一陣子,當她唱著Substitute For Love/Drowned World我眼淚飆出。
‧我還是很肥胖,所以條紋與格子都請遠離我!
‧那些可愛猖狂的臉龐,多數我只能看過就忘,少數的能夠不只一面之緣已經算是絕妙的運氣,剩下的他們對我來說乏善可陳而我對於他們更是不具備任何象徵。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