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3, 2007

舞孃們

刻不容緩的張狂思春情愫宛若女性經期般的固定來襲,同樣隸屬於生理現象的一環,女孩兒們無力抑制的要命疼痛。異位交換,蒸餾成了一陣雄性體香在嗅覺感應器中瞬間揮發擱置理性後但求暢快地直指腦門,沒有佔據下腹部的陣痛,卻也是鄰近敏銳地帶的刺激鼓動。眼前生著鉻黃色髮線的二手店員,披戴追隨好萊塢搖滾叛客的毛草與兩根釘滿假鑽圖騰的牛仔褲管,啟動媚態萬能的眼睛點頭順手送上一張印著肥碩褲襠的Flyer,不禁慫恿給了他速戰速決的指示。舊金山的地表隨處鑿刻引領慕名客腳步的渠道,空氣裡情色高漲的密度遠勝於整座城市人口吞吐的煙。能說是種告解般的救贖場面吧,遞交30元美金便能換來即刻登門而入的24小時闊氣,原來回憶裡掛念的人在遭受火辣肉身的游擊頓挫後也不過如此,潰不成軍。

那是塊張貼懸吊著本城恩客曠日費時悉心圈養後的白金種馬告示牌,爬滿游絲與無心飛濺的漆漬,取代植物售票員一張不動聲色的臉,率性地在進場處以菊開大小公開下體竭誠歡迎著。鑲坎在一禎禎毛掉的壓克力薄板之下櫛比鱗次地仰躺在牆上,抹油的臂膀肌群,有肉無血。連同兩位造訪者各自坐在方圓不過數呎的陽春舞台前的黑椅上,白日之中,他是Striptease Virgin。莊嚴優雅的灰髮神父換作一條條各擅勝場的混種身軀,聲嘶力竭的嘴吹奏著盡是騷野浪蕩的梵經,Dolce & Gabanna般二流男模的擺動走位,熟悉的好比來自血液裡的天然,化作生產線上的活體性玩偶填裝動作指令後,無謂生嫩老練,面對往後駕臨的賓客團淫笑的姿態,直逼Heather Hunter在錄影帶中的春宮女伶。有的渾身舖滿泡沫唾液扭轉抽送舌頭手臂,有的另闢暗室專司窺視劇碼,讓人欲走還留。庸俗乏味的西岸白人男子睥睨同場競技的粗壯老黑忘了迷人Latino飽滿的不單是膚色。

播映輔助性交片為助興效果的隔間內,總有著看對眼的彼此撩撥上衣要對方默讀脣形探問虛實。他們狐步躲進折損的烏黑帆布門簾屏障後,週遭盡是塗刷過期體液的拋物線痕跡,無味的令人心驚。火紅艷紫的廉價光暉盈滿反映頭上無盡轉動的Disco Ball,篩濾成點點獸紋好比病態斑痕座落在前方異國陌生人的雙頰耳際,想起Wallmart櫃檯後那個栗色捲髮男孩拙劣卻逗人的靦腆,整齊完美的貝齒... 褪去外褲的他,以這個罪惡國度的語言阻欄截斷就要向下吞噬的那張嘴,捨棄不過動用1個小時的買春額度,還原故作未經世事的陰險臉龐推開粘貼虹彩玻璃的大門,將那一張印證他曾經深入, 壓著灰藍戳記的票根塞入暗袋,拋下身後一片慘忍。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