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3, 2007

Opposite Attract

冒著雨水踏濕著鞋 身上有時興招搖的蛙綠色 微薰間歇半闔的眼珠子劃過幾道血絲的他這麼急步穿越而來 冰涼中的那抹斑斕的身影在確定抵達你咫尺內鼻息範圍之前還有半分鐘抽身返回的機會 也能放空眼神乾脆掠過 那雙捧著熱茶的手暖和了他的嘴 摩擦間悄悄嗅得自脈搏處上散出連綿稠膩的古龍水香 他襪子是優雅的Beige 這將是釘耙在你記憶中最鮮明深刻的一記 就算往後哪一年你離別了也抽空不了餘味

他們倆團坐在有高聳竹編屏風圍繞的榻榻米座上 一邊醬菜甕型的蜜棗色花器埋了兩支翠綠草枝 入席片刻便感受到時髦的禪道心想 一盞點油桌燈倘若在初次遭逢的面對中意外傾倒 火焰的路徑會是燃向你還是他還是短少了共蓄的氧氣 他跟你都鐵青了臉 說不定沉靜的沒有苗點
那個你愛的人漠視否認你寫的字 猜想是冷感還是無謂


張開一排潔白整齊的牙 熟練鏗鏘的問候字句在耳際繞了一圈後直鑽進心 穩穩地降落平方之地 佈滿精巧碗碟的實木寬矮桌 適中打理的晚霞燈色在頭頂上映著溫度 有一度他稚齡當年的青澀冒出了頭 直盯著他眼睛微笑回過神來接續熱烈交鋒的對話 原來他鍾愛的音樂不愛喝的酒/大地色的穿著模式/出遊過的國度鮮少重疊/賣弄跟隨的笑語間 同樣吞吐著上了色的灰煙 有無點跡象能預言發展的可能炸乾的溪蝦 底下舖著葉片的軟白豆腐上的櫻花末 其實他的眼神相當清淡 為何你還在若有似無的情愫流動中想催促著什麼盡早成型 買了單 好像也有了打算 藏在你包裡頭的音樂就暫且擱著吧


背後集放著一面牆的唱片 在樂種/派別/聆聽頻率的歸納序列排列中也有片段的漸層色 那張自行燒錄的薄片藏身其中卻少了側標 所以自動隱沒難以察覺 就當作陌生人發送予你的樣品 一夕之間/5年之後還能發現記得它唱著什麼樣的歌曲?未曾移動的原因不正說著心裡頭的懷念不捨 或著總有著那原本就反向的兩個人無需相識而淡然收場的感嘆故事 這一切才有趣

No comments: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